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盾冬】监护人(年下!ooc!站街?巴基,慎入!!!ps: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1)

史蒂夫.罗杰斯原本应该和他的监护人一起姓巴恩斯,他七岁的时候被巴恩斯先生从孤儿院里带出来,他牵着他的手侧着头对他笑,他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孩了。”

他没有夺去他的姓,他还姓罗杰斯,巴恩斯先生跟他说将自己的姓氏赋予别人,那是丈夫对妻子的权利。

史蒂夫是在上初中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一个魅力非常大的监护人,那是一次家长会上,巴恩斯先生迟到了,但他只是对着他的魔鬼班主任笑了笑卖卖萌一切就解决了,同时他还听见了一众中年妇女和小女生惊呼的声音。

从那天起,他就经常收到男女同学及其他们父母明里暗里的暗示和打听,内容无非是关于他那位监护人的婚姻或恋爱状况。能有什么状况呢?难道跟你们说他还单着天天撩小姐姐吗?

史蒂夫.罗杰斯可不傻,虽然他长了一张无害且纯良的脸,说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你,充满了真诚善良,但并不代表他就有着“美国队长”般的道德与人品。

史蒂夫.罗杰斯的谎言从他九岁那年开始,巴恩斯先生在晚餐的时候跟他说他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他可以一个人睡了。史蒂夫的刀叉停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当晚半夜,史蒂夫抱着个枕头委屈哒哒的站在巴恩斯先生的门前,他揉着眼睛哭着说:“我怕,巴恩斯先生。”对方无奈,只得哄着他又一起入睡。

一直到初二那年他们才正式分房睡,原因是史蒂夫做了个春梦。和所有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一样,在懵懂时期性总是参杂了羞耻和向往,只是当你的梦遗对象是和自己同床共枕的监护人的时候,恐怕羞耻会大大超过向往。尤其是对方发现你梦遗后大笑着搂着你亲吻说“我的小男孩长大了”,而他并不知道自己就是被意淫的对象时。

但史蒂夫.罗杰斯从未对巴恩斯心怀愧疚,他对他只有几乎病态的占有欲,这里的“变态”不是形容词说说而已,他曾经无数次搅黄巴恩斯的约会,在心底将那些女人扁的一文不值。他会窥探巴恩斯一天的行程安排,故意在他休息或洗澡的时间闯进他的房间。他衣柜里的衣服领带和香水,甚至袜子发胶剃须水具体在哪里是什么味道那个牌子颜色他都一清二楚。他经常会在巴恩斯出差时擅自跑到对方的房间里睡,有时对着他的衣物会情不自禁的自慰。

他想起那些梦里的片段,极尽香艳。欲望像橙色的酒水从唇珠掉落,划过下巴的沟壑脖子上的喉结,溜进胸膛里。色欲的味道是你的手掌,炙热的掌心拂过皮肤,他抬眼看你,眼角发红衣扣散开,腿抬起来蹭一蹭你的腰侧,小腿的线条绷得笔直。还有那一截窄窄的腰,在衣物的包裹之下透着禁欲的白皙。

啊~

还有那抑制不住的呻吟,闷闷的从喉咙里挤出来,被他捂住嘴巴往上顶,顶一下就“呜咽”一声,生理性的泪水和着散开的发,平时的整洁和严谨被打乱,一塌糊涂。

他从梦中醒来,扯扯自己的头发,看看乱七八糟的身下,无奈的叹气。

(2)

西装,没系领带,扣子散了两颗,流畅挺直的肌肉线条。脖子,脖子上的喉结,漂亮的唇线和唇色,笑起来的时候露出整洁干净的牙齿,似乎含了一汪水被吹皱。

西装裤和黑袜,皮鞋和脚踝,稍长的衬衣袖,袖扣和手指。翘着腿,他看着他。

“这个月第几次了?”

“第四次。”

“不错,比上个月少了两次。”

“我没错。”

“我知道,所以这次赢了吗?”

“……”

“赢了再跟我谈道理,作为惩罚,继续取消零花钱。让我想想到哪儿了?哦,已经到两年后了。可怜的史蒂夫,你这两年的零花钱都没了。”

“我不需要。”史蒂夫瞪眼。

巴恩斯一把捞过史蒂夫揉他的金发:“啊啊,我的小男孩长大了,不需要大人的资助了,巴基哥哥好伤心啊~”

好闻的古龙水香味,还有一点烟草的余味。是女士香烟,巴恩斯嫌弃男士香烟的味道,他喜欢万宝路,这经常让人误会他有什么风流韵事。

史蒂夫推开巴恩斯,理好头发和衣领:“下次我会赢的,不会再需要你来善后。”

这是史蒂夫的第二个谎言,他从很久以前就在强调自己会赢,但一次都没有。他总是被轻易的激怒,抡起拳头打算和对方耗一天,有时候他架打到一半会突然想,这次又要花去巴恩斯先生多少医药费,自己不断被克扣的零花钱能不能填上这个巨洞。

他身体的各种疾病还时不时的跑出来闹腾一番,总而言之,养他是一件很花钱的事。而他的巴恩斯先生并不富裕。

(3)

他其实是无意间发现的,那天他送一位生病的同学回家,回家的时候,他路过那片著名的红灯区,他看见了巴恩斯先生的身影。他被一个女人勾着皮带进了酒店,他还梳着大背头嘴角挑着笑,他像一只蝴蝶一样煽动着华丽的翅膀。他甚至看到了他,轻轻挑了挑眉。

就是那天以后,一切都天翻地覆。

(4)

巴基的母亲实在是个美人,她没有读书的天赋,高中时就跟着巴基的父亲跑了。而巴基的父亲是个人渣,搞大了少女的肚子就跑路了,带走了仅有的些许钱财。

她原本想把孩子打掉的,但苦于没钱,只能撑着肚子直到孩子生下来。生下来了就得养,她又没有一技之长,便只能跑去卖。还好她有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尤其讨男人喜欢。

巴基继承了她那张脸所有的优点,一张嘴又是在蜜罐里泡大的,迷倒不少人。

巴基的母亲死的早,她是被一个男人掐死在床上的。那时巴基就在门外,他看见那个男人从他母亲的身体里抽离,他带着张狂的笑,然后不停的抚摸她母亲的脸庞说自己爱她。

那个男人是个发了疯的追求者。

后来巴基从监狱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他母亲的坟堆前,告诉她大仇得报了。

他用了同样的方式掐死了那个男人,在床上。

你知道的,巴基继承了他母亲美丽的脸,那个男人抵抗不了。

后来他路过孤儿院,看见了正在受人欺负的金发小孩,不知为何恻隐之心发作带走了他。

许多年后看来,这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5)

史蒂夫是巴基的救赎,没有开玩笑。很多时候他看着他,就觉得有希望。

一个精力充沛的少年人,由正义和柔情组成,那双碧色的瞳孔里是无尽的真实的欢乐美好。看着他就能联想到刺破黑暗的阳光,那束阳光像剑也像戟,轻易剥开血肉到达心脏,控制灵魂。

巴基有时候觉得他的母亲并没有死,她只是通过另一只方式寄身到了他的身上。他高中没有毕业就因为杀人进了监狱,如今还要养活一个孩子,没有办法,他只能和他母亲一样笑脸对人,出卖肉体。

但幸运的是,女人的钱比男人的钱好赚。

有个女人爱上了他,要和他回家。她愿意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与他一起生活,但他拒绝了她,他想让她好好生活嫁个好人。

后来她也确实嫁了个好人,开了家小店,生活幸福。也是在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原来离开了自己别人或许可以活的更好。

如果他的母亲没有怀他,她也许会碰到另一个好男人,幸福一生。史蒂夫如果没有遇见他,也许会有更好的人家看中他,喜欢他。他会拥有一个正常的完整的家庭,而不用因为自己的流言和别的孩子打架。

他们都可以过的很好。

(6)

史蒂夫看到了他,即使只有匆匆一眼,但错不了。他的男孩总是敏感又锐利。

对于自己挣钱的方式巴基并没有隐瞒史蒂夫,但也没有刻意解释。这个世间为钱奔波的人千千万万,都是为了生存,分什么高低贵贱,只是有些方式好看一点罢了。

为了这点好看,巴基一直供史蒂夫上学,他希望他能从大学里出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毕竟他不忍心看他吃苦,毕竟人言可畏。

(7)

巴恩斯先生又一次喝醉了深夜才归家,史蒂夫将他安置在床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

巴恩斯先生喜欢穿各式各样的西装,完全沿合了男性身体构造,突出优雅和美的西装,衬的他四肢修长流畅,如同画室里的人体石膏。

史蒂夫轻轻唤他:“巴恩斯先生?”

没有动静。

“巴恩斯先生?”

这次有了,却是抓过了枕头搂在怀里,咂咂嘴巴回了句:“史蒂乎~”,口齿不清。

史蒂夫上前解开他领口的扣子,从他怀里把枕头夺了回来:“我在这儿呢巴恩斯先生。”

史蒂夫掰正他的身子,手掌拂过他发烫的脸颊,路过嘴唇时将手指探了进去。

湿润的细腻的,带着口水和甜味,包裹着手指。

他又想起那些旖旎迷幻的梦境。

史蒂夫解开自己的裤带,他跪在巴恩斯先生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喝醉了的巴恩斯先生,软软的,不会反抗,甚至会迷糊的唤他的名字。

那些散落的发丝在引诱他。

史蒂夫曲起巴恩斯先生的腿,将自己的xing器放在其中冲撞。西装布料和大腿间的温度在摩擦间升高,巴恩斯先生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无意识的轻轻晃动。这样一副予给予求躺在他的身下任他艹弄的姿态,几乎激发了他本能的兽性和破坏欲。

那些潜藏在身体灵魂深处的东西,叫嚣着,嘶吼着。

侵犯他!艹死他!

“史蒂乎~”巴恩斯先生似乎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眼却被史蒂夫一把遮住了眼睛。

“乖,好好睡。”

“嗯……”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