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世界以痛吻我

多年以后,我们都老去,我坐在一个大厅里,在一个公共场合里,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说我认识你,你年轻时就是这副模样了,那时你很受欢迎,姑娘和小伙子们都爱你,你还记得吗?

那是很遥远的记忆了,但我还记得。

我快要死了,我死前想见你们一面,怎么见不到呢?

怎么会呢?这不是见到了吗?

我只看到了你,他呢?

他也在这里啊。

在你的左边吗?

是啊。

我妻子也住在我的左边。

我也是。

我想问问你,我很久以前就有了这个疑问。

你说。

你曾经在报纸上说过几个数字,7757,那是什么意思?

那是1944年,我接受一个采访,记者问我关于他的问题,他问的有点多了,大部分问题我都忘了,最后他要我做一个总结,送一句话给他,我就说了那几个数字。

你猜。

我猜了几十年都没有猜到。

你刚刚猜到了。

啊?

你说你的妻子。

那是一个很简单的暗语,7757,亲亲吾妻。

没想到,居然没人懂。

但他是懂得,我们一起看的那本书,书讲的什么内容我忘了,但我还记得书的味道,阳光和油墨的混合物。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那一定是个浪漫的密码!太好了!他拍掌,开心的像个小孩子。

你怎么这样开心啊?

我以前和我妻子打赌,她赌你们那个密码是个浪漫的符号,我们一直争论不休,这么久了,我终于知道答案了,她赢了,她一定很开心。

你要去见她了?

对啊!我要去见她了。

我也要去见他了,他就在前面,我出这个大厅就能见到他了,他穿着军装抱着一束从姑娘那儿得来的玫瑰花,红玫瑰,他在等我,就在前面。很久以前他就在等我了,我一直在赶去的路上。

这个世界不好吗?

这个世界挺好的,只是我不太喜欢它了,我累了,我想回家。前段时间我回到我曾经的家里,发现那里一切都变了,卖香烟和鲜花的小女孩不见了,给人擦皮鞋的小男孩也没有了,我虽然不抽烟但我喜欢花呀!花也没了。我的房子被夷为平地,那里建了一座百货商场,商场里经常放一些歌,但他们从不放《莉莉玛莲》,《莉莉玛莲》多好听了,现在怎么没人听了呢?我们那时候经常一起讨论怎样的女孩子是美丽的,你知道的,青春期的少年话题总是围绕那几个中心,但我们没有不尊重女孩子的意思。

我和我妻子也曾经讨论过这个话题,她总是用她纤细的手推搡着我,她害羞了。

你的妻子一定是个好人。

是的,她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

他也是,只是,这个世界一直都对他不太友好。我只是希望这一切能好一点,就好一点,对他好一点。

对你呢?这个世界对你好吗?

这个世界对我很好,我遇到了他,这就很好了,我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这一切都已经太仁慈了。

那你真是幸运啊!

是啊,我是幸运了。你知道的,因为一些原因我总是会遇见一些企图破坏甚至毁灭这个世界的人,他们总是集结一群破坏分子捣乱,搞的世界鸡犬不宁。有时我会想,要毁灭一个世界其实挺简单的,不需要如此大动干戈的,他们怎么不懂呢?

因为他们傻啊!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要是懂了就没兴趣毁灭世界了!他哈哈大笑。

我喜欢和他聊天,他是个有趣的男人。

我不能再和你聊了,他要等急了。

那你去吧。

再见。

(等我后天浪回来五一就更新《遗产》!!)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