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幻象(被论文搞疯的可怜人出品😭)

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好像没有……

那你呢?你爱我吗?

(1)

那是四月开头的几天,雨哗啦啦的下,伴随着惊雷,在深夜吓人的很。

你躺在床上,你知道窗外冰雪消融,春意浓。你辗转反侧,醒来了就睡不着了。

几束闪电照下来,室内如同白昼。那巨大的落地窗外是万家灯火各色温情,你不敢直视。

他就在你隔壁,你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即使在雷声阵阵的夜里。只要有心了,隔着墙都能开出花来。

雨夜里隐秘的爱情,不敢见天日。

(2)

左边有新房客打扰,是个温和的男人,他早些时候站在阳台上和你打招呼,笑容灿烂。

(3)

你从楼上看下去,他正在穿过花园,一手解开西装扣子一手去开车门。车里坐着他的爱人,一个明艳的美人,他们或许在亲吻,交换唾液,气喘吁吁。

(4)

新房客来找你,为你带来了熬好的烫。他说自己一个人吃不完怕浪费,来给你送一点。你看着他轻轻点头,你请他入门,你们在沙发上看电影,你慢慢睡着了,头打在他的肩上,平静温和。

男人看着你的睡颜小心的抱着你,小心翼翼地吻你。

(5)

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个雨天,那时你还小,你上前去和他打招呼,你们拥抱在一起,挤在同一把伞下。

后来你们一起长大,再后来你爱上了他,他爱上了别人,你连表白都不敢出口。你偷偷爱着他,跟随他,你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神,爱情是不可控的,被发现了怎么办。

(6)

你见过她吗?其实仔细想来没有。怎么会没有见过呢?应该见过吧,你记得他说过他爱的人是个十分明艳的人,要有一双灰绿色的眼睛,要温柔又讨人喜欢,最好要穿一身军装。

你看,多美好的人啊!

但镜子里的人却只有一副残破的身体,他不笑,他的眼神死气沉沉,他的头发长到了锁骨还懒得打理,和那人的爱人相差十万八千里。

他回家了,他在用钥匙开门,他养的金毛跑来迎接他。他的孩子抱着他亲吻,他那双碧眼里满是柔情,他放下公文包把孩子抱起来转圈。他其实是个画家,难得穿的如此正式,应该是去谈画廊的合同。

他的妻子从厨房里探出身子,他们交换一个吻。要开饭了,吃什么呢?反正不会有海鲜,他对海鲜过敏。不,也不对,他的过敏症已经好了,所以应该有一只大龙虾。

就像你们曾经对饮一样。

(7)

男人来敲你的门,问你要不要一起吃晚餐,晚餐刚好也是龙虾,被做成了你最喜欢的味道。他为你盛汤,剥虾,你不是能轻易能和平常人相处的状态,但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令你熟悉又安心。

你抬头去看他,你突然发现他有一头金发,和那人好像。

他送你回房,他跟你道晚安,他唤你“巴基。”你皱着眉头,但终究没说什么。

你在想男人怎么可以唤你巴基呢?这个称呼是专属于他的,除了他别人都叫你巴恩斯的。这个亲昵的温柔的昵称是你和他特别的存在,别人怎么能用呢?你有点不高兴,但又说不出什么来。

你躺在床上,一晚上都在纠结男人对你的称呼,你忘了隔壁的他,你沉沉的睡去,难得的过了平静的一晚。

(8)

他要和家人出去旅游了,去阳光充沛的海边。你趴在阳台上,看他提着行李上车,他的爱人戴着一顶宽大的女士帽和一只墨镜,他的孩子穿着凉爽舒适的衣服,他们笑着,交谈着。你看着,也莫名其妙的跟着笑。

他们开车离开了,你还趴在阳台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觉得有点冷,但外面是个大晴天。

风吹过来,你空荡荡的左手衣袖就荡来荡去。

(9)

你在阳台上睡着了,阳光暖融融的,比屋里舒服。隔壁的男人一直看着你,他推开了你没有关紧的房门,他抱起你放你在床上,他理好你乱糟糟的发,他俯下身来抱住你把头放在你的肩窝,你没有听见,他又在叫你“巴基”,快要哭出来的那种。

(10)

男人又来敲你的门,你们最近来往的有点频繁。他说他们单位发了两张电影票,要不要一起去看。你不想去,但他委委屈屈的看着你,说单位其他领到电影票的人都是和朋友或恋人一起去的,就他是一个人,很可怜的。你心软了,不小心就点头了。

是一部爱情文艺片,结局男女主人翁经历了万般劫难走到了一起,男人居然看的红了眼角。你看过去,发现他的眼睛居然也是蓝色的。啊!他的脸颊上还有一颗痣,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么像呢?连笑起来喜欢拍你肩膀的动作都如出一辙。

你看着男人,你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回答:“史蒂夫.罗杰斯。”

“我认识你对不对?”

“是的,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end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