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产(14)

冬大盾八岁!逼jian小妈梗!
有少量第三人x冬提及!!
普通人设定!半架空!矫情和ooc都有!接受不能千万别看!!
更新不定时,但能做到不坑!


洛基还是被托尔逮回去了,走之前他来向史蒂夫告别,在巴基的病房里。

史蒂夫这几日像粘在了病房里一样,任它外面泰山崩于顶,他就天天日日的守着巴基,寸步不离。

关于凶手史蒂夫和托尔心中都有数,但史蒂夫不想在巴基面前谈论九头蛇,托尔想起个话头,每次都被轻轻带过。洛基看出了点问题,他拉了拉托尔的衣袖,制止了他。

巴基对九头蛇似乎没有丝毫兴趣,他对他们的话题毫不在意。

娜塔莎来看他,带了一束百合花,将开未开,瑶瑶地立在花瓶里,巴基闲着没事的时候就伺弄它。因为左手受伤了不能动,只能把全力依靠在右手上,他让史蒂夫把花搬到窗台上,披着病号服拿着小剪子就开始修剪。

有时枝头的花骨朵不小心滚下了窗台,或许会砸到行人的头。被花砸到的人抬头,能看见他低垂的脸庞。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巴基。”史蒂夫说。

巴基转过头来看他,轻轻点头:“好啊。”

史蒂夫少年时期学过画,正正经经上过学找过老师,不是玩玩儿就算了的那种,他很有作画天赋,在线条和颜色的运用上经常被称赞。大学时虽然学了经济学,但也没有荒废画技,尤其是在他十九岁那年的一幅作品,更是几获大奖,被称为“最隐秘的告白。”

那是一幅模糊了面容的人物油画,背景是一树白玉兰。

评委会的一位老师在对着那幅画看了几分钟后,潸然泪下。他对于爱情的隐秘的幻想第一次被人感知,虽然那人不是他的心上人。他后来自己去审视那幅画,既然无比的平静,他只是愣愣的看着它,觉得那不关自己的事。

那幅画产生的原因是他第一次告白被拒,他要从庄园里搬出去住,他对着窗外的房间,看着那些模糊的窗帘,第一次审视自己的爱情。

那也是他第一次知道,无论你的感情有多努力有多浓烈绝望,只要对方不想要,你就不能给,不能打扰。

有时候,爱情,真的只能是,一个人的事。

巴基现在坐在他的车里,他像上次从马场回去时一样,把头抵在车窗上,半掩着眼帘,让窗外的娑婆光影打在额头上。史蒂夫和他并排坐着,他的肩膀就在一旁,他不会去枕。

史蒂夫看着他随意搭在车座上的手,五指放松的弯曲,指腹微微泛红,指尖翘着留有缝隙,如果十指相握,他能把它包在手心里。

他的另一只手正打着石膏挂在胸前,那样虚弱无力。

“痒吗?”

“什么?”

“左手会不会痒?我安排了班纳,明天就来。”

“不痒,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

“要是疼的话你别硬扛着,我看了受不了。”

“又不是你受伤。”

“我倒希望是我。”

“别自责了,不关你的事。”巴基歪过头来看他,轻轻抬着下巴,脸和脖子的曲线像他铅笔下的线条一样优雅。

“刺客的目标是我。”史蒂夫把他揽过来,让他靠着他,低头去吻他的头顶。

“你用的是什么洗发水?怎么这么香?”

“和你一款的,你今早自己还在用呢。”

“是吗?”

“那沐浴乳呢?也是同款的?”

“嗯。”

“剃须水呢?”

巴基直起身,撇他一眼:“不知道。”

到达目的地了,是位于郊外的一座两层楼的小洋房。洋房花园不大,但修缮整齐,里面的绿植生机勃勃。

史蒂夫为巴基打开车门,掌心朝上压着车门顶端,怕他碰着。他边掏出钥匙开门边说:“这座房子是我的私院,很久以前就买的,好像是大二那年吧。”

房子的布置很温馨,大量采用暖色调和布艺,家具也多用木制,鲜花做点缀,像一个温暖和谐的家。从细节可以看的出来,家里的两位主人应该很相爱,茶具和咖啡机一起,黑胶唱片和碟片同柜,俄语原文书和英国文学素描本叠在一起,拖鞋和牙刷是一对。

“跟我来。”史蒂夫牵着巴基的手上了二楼。

二楼有三间房,他一间一间的打开给他看。右边的是客房,中间的是主卧,最后一间是最大的,里面摆满了他的画。

“这是我从开始学会拿油画棒和素描笔后的所有作品,有一些很不成熟,有一些还能看看。”史蒂夫转过身去看愣在原地的巴基,继续说:“我知道如果我单单是口头的表达,无论我说的如何动听都没用,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就只能尽力证明给你看。我这个人其实不太会说话,更不会讨人喜欢。巴基,我只是极力想让你知道我是有多爱你,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了你,或许那时我并不懂得什么是爱,但初次见面的怦然心动被我的灵魂印刻了下来,当它再次叩响我的门扉的时候,已经泛滥成灾。如果爱和喜欢能用某样容器装载,那我的一定满了,溢出来了,我控制不了。”

“我记得我初次跟你表白,是我十九岁那年,那次我其实练习了很久,我还准备了一只阿根廷探戈,我想如果成功了,我就搂着你跳,音乐要放一步之遥。因为那是你告诉我的,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你和我说阿根廷探戈要和爱人跳。我只想和你跳。但你拒接了我,我悲痛欲绝,我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我只是在想我要离你远一点,但我失败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现在也控制不了。我知道你在害怕,我也在害怕,我怕你不要我了,我没有办法了,我只能把我藏着掖着的所有爱情给你看了。我知道我违背了我们的誓言,我不知道该怎样赎罪,我是个无比胆小的家伙,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命一直捏在你的手里,你信吗?”

屋子里所有的画,不论是油画还是素描都是巴基。有些画面容模糊,但那些细节却无一不在表明画中人到底是谁,其他的画中人就各式表情,或嗔或喜,从少年到如今,目之所及,或许有上百来幅。每一幅画的右下角都有署名和日期,他从十多面前就开始爱慕他。虽然他曾经有对他再次表白心意并且得到了回应,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原来这份爱情,发酵了这么些年,让人听了就心惊。

如果这世间真的存在爱情最初的模样,或许就是那年他们相遇,那些下了一夜的雪停了,他的花砸在他的鼻梁上,那一瞬间,爱情也许就来了。

“不要怀疑我的爱了好吗巴基。”史蒂夫上前拥住他。

巴基点头:“我都告诉你,史蒂夫。”

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我来回应你这份深情,就是不知到时你还敢不敢再爱我。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