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产(13)


冬大盾八岁!逼jian小妈梗!
有少量第三人x冬提及!!
普通人设定!半架空!矫情和ooc都有!接受不能千万别看!!
更新不定时,但能做到不坑!


ps:一定要看!!!
        这章我写的很纠结,中间涂涂改改了很多次,怕自己暗示的不够,又怕暗示的多了,我不知道能不能这样继续下去,虽然大纲从一开始就写了出来,但我还是不忍心那样对待巴基(大纲里我对巴基可狠了,我这个后妈!)所以最后就变成了这样,但是!我要!声明!巴基!绝对!绝对!没有!和除了上将与史蒂夫以外的任何生物!那啥过!上将对巴基做的是一种变态的控制和羞辱,因为他面对巴基和得不到的爱情陷入了疯狂和自卑!各位读者姥爷们请一定不要误解了!!(好怕被打⊙﹏⊙)

班纳为史蒂夫倒一杯咖啡,他们相对而坐着,他突然有些感慨。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史蒂夫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那时他整夜整夜的发着烧,巴恩斯先生就守在他的床前。他来为他看诊,带着大包小包的医疗用具,巴恩斯先生嘱咐他扎针的时候轻点,他怕他疼。

现在,一切都变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可是抱歉史蒂夫,我不能说。”

“为什么?”

“这是巴恩斯先生的意思。”

“我知道,但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你不要让我失望班纳。”

“你总是这么固执,这一点你和你父亲很像。”

“我和他可不像!告诉我,是不是他对巴基做了什么?”

“你既然已经隐隐猜到了,又何必再问呢?”班纳叹气。

“把病历给我吧班纳,我要看。”

“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答应和你联手吗?那时我遇见了娜塔莎,她在花园的一个小角落里哭,我上前去安慰她,我们成了好朋友。后来在一个深夜我被人急匆匆的唤醒,是上将。他抱着奄奄一息的巴恩斯先生,我不知道怎样形容那混乱的一晚,我只是明白了娜塔莎哭泣的原因。”

“我想巴恩斯先生,是对你有些失望了吧。”他原本以为这个孩子不一样,至少在对待爱情上他要比他父亲温柔和诚挚。原来也没什么不同。

“你什么意思。”史蒂夫嗅到了一丝不同,班纳掌握着他不曾了解的秘密,他通过这个秘密隐约窥探到了巴基和他之间的矛盾根源。

“你几年前是不是去过日本?你对日本的文化有所了解吗?”

“日本文化学到了中国文化的一半,极致极端,小家子气。”

“我也不喜欢日本的文化,但上将喜欢,他还收集了许多浮世绘,我见过。”班纳拿下自己的眼镜擦了擦又戴上,他的手有些抖,“你想看吗?虽然我答应了巴恩斯先生什么都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给你看看。”

并不是什么风月无边的浮世绘,那是一只十分巨大的章鱼标本,它的触角被撑开订好,上面的吸盘似乎还保有活力。张牙舞爪,狰狞无比。章鱼的一旁还有好几只鹿角,不知被人用什么器具打磨的光滑无比,它们高高的悬在墙上,俯视史蒂夫。

“这是什么?”史蒂夫愣在原地,他的手心冒汗呼吸不稳。

“它几个月前还被养在这所庄园的地下室,那里有从遥远的北边运来的海水,它在那个地下室里生活了许久。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存在庄园里除了你父亲和巴恩斯先生外,没人知道。我是想把它剁成肉泥的,但巴恩斯先生觉得做成标本更好,它就这样被保存了下来。”班纳突然死死盯着史蒂夫看“你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吗?你还想看巴恩斯先生的病历吗?!”

生活在这个庄园里最久的不是罗杰斯家族的人,而是作为家族医生的班纳一家,他的祖先从百年前就开始接触这个庄园的一切。班纳记得,在他还不算遥远的记忆里,他的祖父总是嘱咐他要少看少做少管,最好能做一个瞎子聋子哑巴最好。不要去争论或者反抗,因为结果总是不尽如意,最后伤人的很。

年少的他并不懂这些,也不赞同这些。现在他隐约有些懂了,懂了那最后一句话,“结局总是不尽如意。”他看着这个他曾经给予厚望的年轻人,突然重重叹了口气。

不会再坏到哪儿去了。

“你曾经跟我说过,上将离世后你会带着巴恩斯先生离开,史蒂夫,你食言了。”

这世上根本没人能抵挡住权利的诱惑,史蒂夫.罗杰斯也不行,即使他表面伪装的再好,再云淡风轻,但他还是坐上了那个位置。或许他有千万理由,我们不可以责怪他,但却总是失望的,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模样就总是感叹!你的誓言呢?你的执着呢?你的爱情呢?你鼻梁上的那朵花怎么办?

站在第三者的视角,其实他并没有错。可班纳看着他,却总是想起那些夜晚,巴恩斯先生抱着他哄着他,那些付出的情谊就这样不值一文了吗?

“这是我能告诉你的所有了,史蒂夫你能放巴恩斯先生一条生路吗?”

史蒂夫失魂一般立在原地,他看着那只章鱼和那些鹿角,他想起巴基和他父亲的那次争吵,那次他怎么没有把餐刀插进他的喉咙呢?

让血流一地,让他一点点看着自己的血和肉被他割下来,再塞回他的嘴里让他吞下去!他的骨头应该被捏的粉碎,他要拖着他的肉体扔进章鱼池里,看他被章鱼一点点勒死!

怎么就让他死的那么轻易!现在把他的尸骨刨出来扔给狗啃,不知道那些畜牲还愿不愿意闻两下。

“你多虑了班纳,我不是罗杰斯上将,你放心,你不会再因为同样的原因想杀死我,我还没有自卑到那种程度。”史蒂夫的指骨卡卡作响,他看起来十分平静,面无表情,“我不会再打听关于巴基的事了,还有你说的什么放他一条生路,纯属无稽之谈。”他的眼里似乎有一团火,从身体内部烧到瞳孔处,亮的吓人。

史蒂夫几步走到门口,“咚!”的一声撞到了桌子,他弯腰把撒了一地的器材捡回桌上,他的手很稳,在放好最后一件东西后,却突然受不住一般蹲下了身体。班纳看到他的背在抖,细微的抖动,怕人发现。

也许他在哭。

那是许多年前的午后,班纳见到娜塔莎。那个美丽的有着一头红发的少女,她从天而降般出现,她把匕首架到他的脖子上,她有着一双燃着火焰的眼睛,她果断勇敢,身手了得。

她是巴恩斯先生的守护者,她曾经哭着请求他。

那些眼泪砸在他的手上,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女孩子的眼泪真的很苦很重。

他手足无措的看着她,不知如何回答也不知如何安慰,他甚至不懂她为何哭。

现在他也不懂史蒂夫在为何颤抖。他总是不懂,他只是一直在跟随自己的良心,他不是个轻易将情绪外放的人,他一直收敛着。他想即使身在这个庄园里,他也做不到如他祖父一般。

医者总还是有些良心的。

史蒂夫把自己的枪交给巴基,那是把左轮手枪,最经典的款。

巴基不明所以:“你做什么?”

史蒂夫扶着巴基的手,用枪抵着自己的胸膛,他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我犯浑了你就杀了我,就用它,对准我的心脏,不要犹豫。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我也一样。别人或许杀不了我,但你能。”

“你……”话才吐一个字,史蒂夫就凑上来吻住了他。

窗外的花摇曳着,就像他十九岁那年,第一次向他表白的一样。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