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书(番外2)

(1)

他们难得睡懒觉,这天天气很好,一束束的阳光从窗户外打进来,撒在凌乱的被褥和毛茸茸的两颗脑袋上。

其中一颗脑袋从被窝里拱出来,他亲亲对方的肩膀,搂紧怀里的人撒娇一般叹气。张开嘴,轻轻咬上一口,肌肤上沾惹了点点口水,又把它舔干。哎呀!更湿了。

“别闹~”瓮声瓮气的鼻音,是刚刚睡醒的人。他的嗓子低哑,带着初醒的天真和慵懒。

另一个人却是不听的,他只管亲吻他。把他翻了个面,吻他的唇。

唇齿交融,舌津互换,一个充满了欲 望的晨吻。

他吻他的时候手去抚摸他的头和脖子,慢慢打着转来到软软的耳垂,捏一捏。那是及其亲密舒服的姿势,在绒绒的暖光里,被挑拨的欲望勃发。

他攀着他的肩膀任那人在他身上作威作福,那颗金色的脑袋在他的肩窝和锁骨之间蹭着又咬又吸,终于忍不住的轻轻推搡又说了个“别闹。”

“不想要吗?”他问着,然后径直的往被窝里钻,被子拱了几下掉在了地上,他到达了目的地:“真可爱~”他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调笑,然后衷心的赞美。

巴基阻止不了他,就只能咬着下唇轻轻地呻吟,那种从喉咙里偶尔叹出的音节像痒一样挠不到,鼻子和眼角轻微发红,大开的曲起的双腿和抱着枕头的单臂。他带着一种脆弱的勾人的美,这样的脆弱出现在一个男性身上简直令人欲罢不能。如果正在忙乎的史蒂夫能站在一旁欣赏一番的话,他会知道自己正在亵渎单臂的神灵。

史蒂夫起身又去吻他,带着一嘴的味道。

巴基的双腿攀上史蒂夫的腰,他轻轻往上抬了抬身子,很明显的暗示。

进入的时候巴基闷哼了一声,但小小的,即使是史蒂夫也没有注意。他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侧过头掩饰着自己的表情,他有点害怕这时候面对史蒂夫,他想现在的自己太糟糕,总不能让史蒂夫看见。

史蒂夫却拿开了他的手,强势的吻了上去。他边吻边顶,一下比一下深,无论是舌头还是阴 jing。他让巴基喘不过气来,无遐思考太多。

其实巴基已经被史蒂夫折腾的够呛了,但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最多斥责他一句“别闹”就又开始无底线的纵容。

对于xing爱他是陌生的,准确的来说他对这个世界都是陌生的。他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对于史蒂夫他也只能记起一些零星的片段。但他看着他,莫名的心脏会微微发疼,那种疼痛带着一点酸涩和满足,好像他已经爱这个人爱了很多年,即使他被洗脑了忘记了一切,但他却会因为他一声不确定的呼唤而回头。

史蒂夫第一次吻他的时候是在深夜,或许人在夜晚就容易头脑发热吧,何况那天为了庆祝他提前出仓他们还喝了酒。那个吻后来变的缠绵热烈,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之间的亲吻无论哪次都充满了情 欲的味道,有时巴基会想,他们曾经有没有因为爱情吻过彼此,不是为了zuo 爱,而是为了单纯的吻而吻。

应该有吧,只是他记不起来了。

毕竟他们认识都要百年了,史蒂夫这么好的人他应该早就表白了,早就是一对了。

他抱着史蒂夫随着他的节奏起伏喘息,他把一切都交给这个男人,他好爱他,爱的不知道怎么表达了。他迷迷糊糊中呼唤他的名字,轻轻地说:“我爱你。”

(2)

想来也不是山姆的错,他只是无意中提到的,他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注意,他只是很寻常很认真的在科普一些近现代的知识,于是不可避免的提到了她。

巴基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有些恍惚,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片段,他愣了愣,又瞬间回神,他听完山姆的话,道了谢才离开。

好像有什么被他搞错了。

好像很多事情他可能想多了。

失忆了就是有这些难处,害人害己。

但是为什么呢?那晚的那个吻,这些日子的抵死缠绵又是什么意思?

巴基回到自己和史蒂夫的住处,他恍惚的厉害,不小心撞到了柜子。平时上锁的柜子这次“门户大开”掉了一封信出来。

信是他写的,自己的笔迹他还是认识的。似乎是他曾经在二战时留下的遗书,不知被他寄给了谁,他拆开来看。

前面的疑问解决了。

不过是妄想的太多太可怜,甚至到了这以死相逼的程度,他怕他了,就哄哄他。

太丢脸了!

太恶心了!

要是哪个知道内情的人看到了,一定会大笑出声。这种窘态,这样无耻,一定会被指着鼻子大骂。

难怪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单纯的吻,难怪他总是感觉不真实,如梦一般,轻轻一戳就碎!

原来是不值得。

能怪谁啊?

怪你呀。

(3)

史蒂夫回来的时候巴基正坐在沙发上发呆,他手里还捏着那封信。他看见史蒂夫走了过来,他眨了眨眼睛:“这是,我写的?”声音低低的,没有生气。

史蒂夫发现他的情绪有些不正常,蹲下来握住了他的手,他笑着看着他:“是啊,这是你写给我的情书。”

“我什么时候给你的?”

史蒂夫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从不对巴基撒谎,他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我是不是很麻烦啊?总是出各种事故。”

“怎么会呢?巴恩斯中士是我见过最勇敢无谓的人,他坚强又温柔,总是帮美国队长赶走欺负他的坏蛋。”

“谢谢你,史蒂夫。”

“怎么了巴基?”

“我想起了一些事,是关于你和佩吉的,我觉得那很好,我是说她是个很好的女孩,你们很般配。”

巴基低着头,他不敢看史蒂夫,他把那封羞耻的信往怀里藏,在没有回忆起来之前他可以臆想他们相爱过的曾经,他可以欺骗自己一切都是美好的,即使他意识到了某些不好的细节也可以忽略不计。但他现在想起来了,所谓爱情不过是一厢情愿,对方甚至还有自己的爱人,却因为自己好友的身份和那封近乎于“自杀式的情书”而违心与自己在一起。他有些害怕,他不知道史蒂夫是不是生气了,他一直没有说话。

“说点什么吧史蒂夫,我知道自己很可恶,你别恨我,求你。”巴基的声音在微微颤抖。“我也不想的,我以为我藏的很好的,我从来没想过让你知道,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哪根筋搭错了把这种东西给你看,你别介意。我们还能是朋友吗?”

巴基终于抬头去看史蒂夫,他以为史蒂夫或许生气了或许释然了轻松了,但他没想到史蒂夫会是这样的表情。

他形容不出来,他只是看着他就突然流出了眼泪。他低头去擦,却发现自己一只手拿着信,另一只手是空的。

“你知道吗?我原本可以从北冰洋里安全回来的,但我放弃了,我想这个世界没有了巴基还有什么意思呢?我爱过佩吉,我承认,但那是因为她还值得我去爱,当我的巴基不在了,这世间的一切就都不值得我去爱了,对佩吉的爱,对生的希望就没了。我又一次醒来,我变成了被时间抛弃的人,被巴基抛弃的人,我变成了一个人。我想死去都不能,我苟延残喘,我近乎成了行尸走肉。是这封信给了我些许生存的勇气,我知道了我的巴基原来那么爱我,原来我也是那么爱他。虽然我早就应该察觉,但愚蠢的我却没能体会到爱情的甜蜜之处。我逃避过,我也承认,但你知道吗?在我又一次见到巴基的时候我就知道逃不了了,怎么逃的了呢?单是再次见到他我就狂喜不止,我就如置云端了,我的心又一次跳动了起来,我的世界因为他有了色彩,有了光。我回到了我的世界,我的家。要我说多少次爱你才够呢巴基?我爱你呀!我那么爱你呀!没了你,我该怎么办啊!”

史蒂夫抱住巴基,他吻干他的泪水,他把他揉进胸腔里,他想和他相融为一体,他自己的泪水打湿他的肩窝,他咬着他的脖子恨不得就此一起死去:“我那么爱你,一见到你我就不能自已,有时我真怕自己会伤害你。我想亲吻你,占有你。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和你  上   chuang,因为只有在chuang  上我们的身体才是相连的,我才有些许真实感,巴基我该怎么办?你怎么能怀疑我的爱呢?你不可以怀疑我对你的爱!你要知道即使今晚宇宙的星辰都陨落,史蒂夫.罗杰斯也不可能不爱巴基.巴恩斯。”

巴基回吻史蒂夫,他抛下了手中的信,那些三言两语早就都不重要了。遗书也好,情书也罢,都无所谓了。史蒂夫的爱语像沉重温暖的棉花将他包裹,他透不过气了,他要溺死在里面了。但不管了,什么都不重要了,死就死吧!

“我爱你,我相信你,史蒂夫。”巴基说到。

(4)

千帆皆过,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七十年还是七千年,只要遇到了就是最好的。

在无数的时间长河和千百个世界里,这两个灵魂无论以怎样的姿态相处,他们都是彼此的独一无二。终会相遇。

(保佑千万别外被锁了😭)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