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书(番外1)

(1)

我是神盾局的一名特工,我之所以服务于神盾局是因为“美国队长。”

说实话我不喜欢他,因为我情有可原。

我和美国队长长的很像,像到什么程度呢?冦森将我们认错过。

这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我是美国队长的“替身。”我要代替他出现在一些戴头盔的会议或者镜头里,没有人知道那人是我,其实这很危险,你知道有多少组织或个人等着暗杀他吗?

但名人嘛,总得有些特殊待遇才是。

我最近有点太忙了,因为神盾局给美国队长放假了。

我第一次见到弗瑞,这个独眼黑人上司如同传闻里一般“凶神恶煞”,但他明显有些憔悴。我想每天要面对个人问题一大堆的超级英雄们,确实够他头疼。

我穿着美国队长的同款制服戴着同款头盔,站在镜头前傻兮兮的录安全教育视频,我想过不了几天这些视频就要出现在各大高校之间了。以美国队长的名义。

“美国队长”这几个单词确实拥有魔力,它代表的是无穷的信任和期盼。似乎穿上了制服戴上了头盔,“美国队长”就是任何人了,不用非得是史蒂夫.罗杰斯,像我这种普通人也可以披着超级英雄的皮,横行霸市。

没有人关心制服下的人,他们能看到的只是表象,他们期待的只是自己理想中的队长。

这样想想,其实美国队长也挺可怜的。

史蒂夫.罗杰斯用他灿烂的灵魂创造了“美国队长”,他赋予它这世间所有美好的品质,但他没能压制住它,它最后变成了一种符号,一种被国家物质化的可利用的符号。它不再独属史蒂夫.罗杰斯,它已经可剥离,它被拿了过来包装成了海报上的征兵广告。

没人再关心真正的最初的美国队长是怎样的,现在的美国队长只能是超级英雄,它属于国家,属于正义,属于每一个人。

不再独属于任何人,不再拥有任何私人感情。

我想这个道理,史蒂夫.罗杰斯还不明白,所以他才在休假。

他若是懂了,他会回来,他还会继续曾经的演员职业,像七十多年前因卖国债而踏上舞台一样,他现在卖的是国家形象和荣誉。

这个世界需要他,虽然并不是非他不可。

你看,若是模仿一个人太久了,就容易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但我自认为自己比他聪明通透,我知道怎样对自己最好,他还不知道。

说来那不过是个寻常的夜,我走在回家的小巷子里,突然感到危险在靠近。就是那种被人用狙击枪从高处瞄准的感觉,瞄准的位置可能是心脏或者太阳穴,结合当时所处的环境来看,我逃不了。

但死亡并没有来,枪声也没有响。

狙击手撤了枪从暗处走来,他戴着面具有一双灰绿色的眼睛,他盯着我看,我毛骨悚然。他微微歪了歪头,眼如古井无波

“你不是他。”他说。

不是谁?美国队长吗?

他是谁?是来暗杀美国队长的?我该怎样脱险?他认错人了?

我们一直对峙着,在窄窄小小的只能通一人的巷子里,他简直如同一匹黑豹,我听见金属抖动的声音,我怀疑是他的牙齿在咧动。

他最终没有杀我,他离开了。不知为何,我居然怅然失措,他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一眼就将我和美国队长区分开来的人。

但他是个杀手,他是来刺杀美国队长的,我应该马上上报弗瑞,立即对队长进行提醒或保护。

我捏着手机,犹豫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的对那个男人动了恻隐之心。

这份恻隐之心很奇妙很小心,出现地无声无息。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又见了那个男人一面,也是在深夜。他突然出现在我家的阳台上,他受伤了。

灯光下我看见他的血从右手滴落,新鲜的血液的味道,属于人类,不是豹类。

我们之间隔着玻璃窗,我无法判定他是否有害,我不敢贸然上去。我手里端着枪对准他,我知道我不会开枪,但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无害的,我有打伤他的能力,我可以自保,我有武器。

他却只是看着我,也不说话,看了许久。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他似乎在确定或者怀念什么事。

看久了,转身就走。

我来不及做出反应,他就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如同来时一般神奇。

这个不杀我的杀手到底是谁,他并没有认错我和美国队长,为什么要在一个无关的人身上花费时间?我得不到答案。

如果我能摘下他的面具,可能会有些线索。但很明显,我打不过他。想通过神盾局追查他的来历也不可能,我的等级太低,下命令这种事还轮不到我。

就在我为这莫名出现的杀手而忐忑不安,甚至留有些小心思的时候,美国队长成了通缉犯。准确的来说是史蒂夫.罗杰斯成了通缉犯。

这个消息很劲爆,这可比什么明星出柜出轨可怕多了,无数的人哭天抢地,无法相信!社交网络近乎瘫痪,关于美国队长的各种新闻争先上了头条,最后杀出重围的是一个几十秒钟的视频。

视频发布后前后不过两分钟就被强制性删除,但还是有无数的人看到了,这其中就包括了被美国队长“连累”闲置在家的我。

感谢那些无孔不入的手机摄相头,我看到了那个杀手。

那是用手机拍摄的十分摇晃的几个镜头,镜头里美国队长在和一个蒙面人对打,蒙面人的面具被他打落,他转过头来,美国队长愣住了。

我也愣住了,这个杀手,即使只有一个侧脸,我也知道他是谁。

我对美国队长太熟了,他的一切我都了解。

我知道这次可能真的危险了。

(2)
对于“美国队长带着冬日战士跑了”这个消息我其实是我们那票人中最淡定的一个。

原因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但我还是说一下吧。

因为神盾局解散了我这个美国队长替身自然也失业了,但特工嘛总不能永远闲置在家,没过几个月我就又收到了联合国方面的就业通知。

这期间过了两年,我没有见过美国队长一面。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个很严肃的男人,他的背总是挺得笔直,他穿着制服手扣着皮带,笑起来却是温暖的,让人莫名信任。

我没想到他会变得这样脆弱。

他看着审讯室里的冬日战士,感觉整个人都在无声的颤抖,他沉默,他疲惫。

他像倦鸟。

所以我突然懂了,他回不来了。美国队长要换人来演了。

史蒂夫.罗杰斯是独属于某个人的,世界少了他还有别人。

我看着被当做危险分子的巴恩斯,我想起几年前他曾经用狙击枪对准我的致命处,他没有杀我,是不是因为史蒂夫.罗杰斯?

并不是因为找错任务对象了,他只是在找一个影子,一个遥遥七十年都抹不平的影子。

后来我听说史蒂夫.罗杰斯在跟巴恩斯对战的时候丢了盾牌,就是那种随手丢下,任君处置绝不还手。

我想这就是他和我的不同之处,我面对巴恩斯的时候会端着枪,而他却是将防护墙都撤掉了。

将最无害脆弱的一面堂而皇之的展示出来,对面即使是刀锋也无所谓。

我不知道我这一生能不能遇到一个这样一个人。

但史蒂夫.罗杰斯似乎遇到了,他很幸运。

其实话不用说那么大,什么“为了一人背叛世界”“你是我的阴暗面”……诸如此类种种,都不过是一个人选择了遵从内心,选择了回家而已。

即使这个家在别人眼里或许已是残破不堪的危房,但他年少最好的时光在那里,心和灵魂在那里。土壤里还充满了生机,希望和柔情一直都在。

感慨这么多我也知道有点矫情,这确实不像我说出来的话,我只是觉得他们不欠这个世界什么。

我只是在那个夜晚对巴恩斯中士动了一点心,我这个利己主义者就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我知道,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能理解并且爱他们。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