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产(10)

冬大盾八岁!逼jian小妈梗!
有少量第三人x冬提及!!
普通人设定!半架空!矫情和ooc都有!接受不能千万别看!!
更新不定时,但能做到不坑!

(今天更的太晚了,大家晚安😘)

洛基自顾自的倒一杯下午茶,他在罗杰斯家的花园里享受午后。他想起不知在哪里听到过的一句话,要辨别出人群里的英国人,只要看看谁端着茶杯就可以了。
想来他可能和某些金发碧眼的英国人生错了国籍,他对茶和莎士比亚的喜爱绝对不像一个美国人。

罗杰斯家的花园修葺的不错,兼顾了东西方建筑学的优点,热闹繁华又别出心裁。这样精心的设计用来大面积的种植玫瑰花,难免让人觉得这是在讨好某个人,却又显的温柔多情。

无论什么东西多情了就美了。

洛基来到罗杰斯家三天,没人知道他在这里,他临时起意,连行李都没有收拾就上了飞机,因为当他在对着浩瀚如烟的情报时,突然想见一见巴基.巴恩斯。

他对巴基.巴恩斯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六年前,他来参加史蒂夫.罗杰斯的毕业典礼,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他迟到了,晚会进行到一半才到场,他推门而进的那一瞬间,史蒂夫的眼睛里倒满了整个银河。

那时的洛基因为托尔的原因,正处于“世间所有金发碧眼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奇怪而倔强的认知。
但他看着史蒂夫,他明白了,或许他看托尔的眼神也是那样,充满了光和绝望,所以才招致别人的“厌恶。”

他爱他,爱的毫无指望。

或许是处于同病相怜的同情,他对巴基.巴恩斯那时并没有什么好感,他处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但难免有失偏颇。

其实他对史蒂夫也没有什么好感,他觉得他是个“危险”的人,这个对于“危险”的判断完全是主观性的,洛基是个第六感很准的人,他很多时候靠感觉识人。他的感觉告诉他,和史蒂夫.罗杰斯最好保持距离。

那他又为什么突然想见巴基.巴恩斯呢?

洛基手下有一只情报系统,是他父亲去世前留给他的东西,奥丁把一切都给了托尔,独独看准了他的心性,用这世间最“抓人心肝”的东西困住了他。
掌握别人的秘密,把人心玩弄股掌之间。

一个情报系统的头子,总是知道的太多。

比如一些秘而不宣的,甚至手握情报的人都不能确定的某些东西。你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拼凑出一个惊人的结果,它就推翻了一些先前的对人的认知。

罗杰斯上将确实是被九头蛇的人刺杀的,但他那日出行的路线却是临时规划的,按理说这种超出了规划内的刺杀应该不容易实现,除非有人提供了那日罗杰斯上将的具体行程,甚至是暗示了他所处的位置。

能做到这些的人很少,甚至是史蒂夫.罗杰斯都不能。

查到这里其实就差不多了,有的话说的太明白了反而不太好看。

再说史蒂夫.罗杰斯想要的恐怕只有九头蛇的消息,洛基能轻易查到这一切,他史蒂夫.罗杰斯也能,只怕他知道的或许更清楚。

洛基实在不太喜欢和史蒂夫.罗杰斯对话,累!
他把文件往桌上一抛,茶一端:“自己看。”

史蒂夫坐在他对面,翻了几页资料,脸色越来越黑,眉头越来越紧。

“没想到你家这水居然还挺深,你们父子不愧是一个姓,都下得了狠手啊!”文件是关于六年前那件刺杀的事,洛基查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

史蒂夫翻着文件的手很稳,他看完后轻轻合上了文件夹,沉默许久。

他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

六年前的那次刺杀确实是九头蛇的人干的,就和几个月前刺杀他父亲的人是同一批。几个月前的刺杀史蒂夫虽没有参与其中,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按照他的计划一步步来的,而六年前那场刺杀,他父亲也是知情的,他知道九头蛇要杀他,他没有阻止并从中推了一把。
难怪他会躺在病床上问他,想不想知道他当年是怎样弄死“老头子”的。

罗杰斯家的人果然都一个德行,像野兽一样容不得挑衅,即使这种挑衅是隐秘的,他们也致力于把其他雄性扼杀在摇篮里。

不过那又如何,最后的胜利者,依然是他!

“你继续查,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怀疑我父亲可能和九头蛇有关系。”能快速的得到九头蛇刺杀自己儿子的消息,而且迅速做了推手,他不可能和九头蛇没有关系。

“有时候,我真是挺佩服你的。”如果托尔有他一半对于事物的敏锐度,他们或许也不会白白蹉跎了许多年。

史蒂夫按了按自己的鼻梁没说话。

他想,六年前他可能真是沾了巴基的光了,若果当时巴基没有因为保护他而被一起绑走的话,他的父亲可能就不会兴师动众到发动了近乎两个师的兵力来找他们。

那种地毯式的全方位搜索,整个伦敦几乎被翻了个遍。

那时他正躺在巴基的怀里,他痴恋了多年的人给予了他回应,即使一身的伤痕血渍也掩盖不了那些甜蜜的气息。

柔情化为了实质性的河流,小股小股缓慢地流入了四肢百骸,生的意义那一刻于他来说无外乎如此。

洛基在罗杰斯家的第五天,终于憋不住了,他兴冲冲的定了几张歌剧的票,塞给史蒂夫和巴基,约了晚上一起听歌剧。
他冲史蒂夫眨眨眼睛,笑的暧昧不明。

座位是他专门挑的,歌剧是他精心选的。
《图兰朵》。
讲的是落难王子爱上美人公主的故事,一段一见钟情,痴心不改执意纠缠的爱情。

不知道他在讽刺谁。

歌剧之所以是用来听的,有一个原因就是唱歌剧的歌唱家们长的实在不怎么样,为了有充足的气能够运用,他们的体型大多肥胖少有苗条。

但艺术往往是用来欣赏,并不是用了评论的。

史蒂夫难得在公共场所和巴基坐的这样近,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座位扶手的距离。他想起曾经巴基带他来听歌剧,听到中途他睡着了,脑袋一垂一垂的,胳膊总是和他相撞。

那种细小的甜蜜现在想来还是让人流连。

“你知道《图兰朵》的结局吗?”史蒂夫轻声问。

“嗯。”

“公主爱上他了吗?”

“嗯。”

“那就好。”

巴基回头看他,见他笑的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史蒂夫正要回答,却一把被巴基扯了过来,他撞进了他的怀里,巴基的手护着他,然后他就听见了一声枪响。

他的额头上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猩红的,温热的。他听见剧院里人群的惊叫声,他反应过来,那是巴基的血。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