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产(9)

冬大盾八岁!逼jian小妈梗!
有少量第三人x冬提及!!
普通人设定!半架空!矫情和ooc都有!接受不能千万别看!!
更新不定时,但能做到不坑!





ps:请尽量捉虫

晚饭过后史蒂夫叫来了管家,他吩咐把花园里所有的白玫瑰铲了,全部换上香槟玫瑰,要求他一夜之间完成。

管家听后有些犹豫,那些花毕竟是前任家主留下来的东西,而且它们一向被照顾的很好,贸然铲除只怕不好。只是在接触了史蒂夫快发黑的脸色之后,他也只能去办。

保命要紧。

史蒂夫站在窗前叹气,轻轻地叹,不敢大声,害怕别人窥探他烦恼脆弱的一面。

他觉得有些累,有些惶恐。因为他倏然发现他自以为的成长和聪明其实在巴基面前不值一提,他还是当年那个被他一眼看穿心事的少年。他们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八个年岁,还有为人的通透性,这种通透性被史蒂夫专用来利己,而巴基却是看破不说破。

巴基了解他,他知道他的渴望,所以他在惩罚他。用和他划清界线的方式,这个方式实在残酷,令他一身伤痕。

而他只能寻找宽恕的方法。

他自认为是和父亲不同的人,但其实差不多,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们这样的人就像狼一样,喜欢伤人,但对自己认定的事物却是死咬着不放。

他父亲是死在医院的,当时刺客的子弹并没有当场要他的命,他被送到医院动手术,子弹从他心脏取出来,他从昏迷之中醒来。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见他。

他虚弱的躺在床上,面上还带着氧气罩,他盯着他看,使劲儿的喘着气。他伸手把氧气罩扯开,他对着他笑:“你小子赢了!”

他说父亲您应该好好休息。

“罗杰斯家族的男人都是一个样,我从你十二岁那年就看出来了。你不用装了,像我们这种人是抵挡不诱惑的,但我希望你别成为第二个我,我这一生都没学会怎样去爱一个人。”他说话很费力,断断续续,但调理清晰。

“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他,我以为是我梦中的那只鹿走出来了……”他伸出手去抓从窗户撒进来的阳光,像个油尽灯枯的老人在做最后的挣扎。

“不过你小子还是没我狠,你想知道我当年是怎么搞死老头子的吗?”他看着自己的儿子,要和他谈论怎样杀死自己的父亲,他才从死亡线上被拉回,但他看着他的眼神像匹护食的狼:“算了你还是出去吧,我要见我的小鹿了。”他不耐烦的挥手让他出去,似乎是厌烦了他,不想再对其伪装善良。

史蒂夫走出病房门,走廊上站着巴基,他看他出来后迎了上来。

他轻轻看了他一眼,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角。

史蒂夫的嘴角化开,眉眼点缀上了温情。他和他擦肩,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别怕。”

后来没出几个月罗杰斯上将就死在了病房了,他术后伤口发炎,没挺得过去。

那时史蒂夫正在纽约的私人企业里,他翻看一份报表,接了一个电话,是巴基打来的,他们在电话里吵了一架。

秘书为他送来咖啡,说有律师来找。

律师把相关文件放到办公桌上,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相框,那张照片被层层叠叠的文件压制,喘不过气来。


史蒂夫洗完澡后喝了杯酒,他酒量很好,不容易醉也不会上脸。那是俄国人酿造的烈酒,一般人喝一口就够受的,他却只微微咳了一声。

喝完酒就该休息了,他稳步的上楼,敲响了巴基的卧室门。

他一身的酒味,直愣愣的瞪着他。

巴基皱眉,想叫人带他去洗漱一下,却被史蒂夫一把抱住。他们两个的体型还是有些差距的,光是身高就差了快半个头,他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颈窝,用一种及其亲密依赖的姿势控制他,他动弹不能。

“你怎么喝酒了?”巴基问他话,他也不答,手一挥就把门关上了。“咚!”的一声,沉闷无比。

巴基趁这个力量的空隙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我知道你的酒量,别装了,说吧你到底想干嘛?”巴基和他保持了距离,不多不少的,刚好安全的距离。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史蒂夫委委屈屈的出声。

……

“别胡说。”

“那天,我不该在电话里跟你吵架,我们和好好不好?我知道你一直在跟我生气,从我回来我们就一直对立,你甚至都没有好好跟我说过话。为什么我们要像仇人一样呢?”

“你还没明白吗史蒂夫,我们那次为什么会吵架。你放了我吧史蒂夫,我们两不相欠如何。”

“你说什么?!”史蒂夫突然上前捏住巴基的双臂“两不相欠?你果然是不想要我了!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我们的关系和这个家族我都能处理好,只要给我时间都不是问题,你想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你,你不能抛弃我!”

“你真的知道我想要什么吗?你以为我就只是想和你腻腻歪歪的在一起,你以为我巴基.巴恩斯就是个为了爱情要死要活的人吗?”巴基笑着看他,他的语气轻微颤抖“我简直太受不了你现在这副样子了。”

他看着史蒂夫,这是个十分英俊的男人,他的金发和碧眼能让大多数女人沉溺其中。他总是穿着西装有时会戴眼镜,他是大多数人梦想中的样子,手握重权,年纪轻轻就已成为人上人。

巴基却对他说他厌恶他现在这副样子。

“为什么?”

巴基低头,他似乎不想再多说:“你出去吧,我真的累了,我要休息了。”

“巴……”

“我不想再听你说那些所谓的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我不想再等任何人了。”

史蒂夫知道,这一次的讨论又陷入了死局。他和巴基都有自己的理由,并为那个理由死守着底线不肯让步。他如果不能剥开巴基坚硬的伪装,看不到他真正的心,那么一切都将是枉然。

何况,是他违约在先。

他们曾经有过约定,放弃一切远走天涯。他却被权利诱惑,想知道自己父亲曾经到达的那个位置里,到底藏着怎样的风光。

权利握在手中,掌握大多数人一生都无法遇见的辉煌。

在他十二岁那年,他母亲去世,他父亲出现在他的面前,高高在上,掌握他的生死。

他在他的文明扙下瑟瑟发抖。

那时起史蒂夫就发誓,他不会再仰头看人。

除了巴基。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