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产(番外1)上将的独白

情人节特别篇,看完别打我!!!!



我的父亲十分喜欢狩猎,并且常年以此为乐。我的家族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猎场,每年秋季都会举办盛大的狩猎仪式。他会邀请自己所有的好友,其中不乏贵族,商贾,政治家。他们聚在一起进行狩猎前后的狂欢,享受厮杀前后的快感与满足,像真正的无比恶心的"食人恶魔。"

我想如果不是他们所受的文明和教育还在做着最后的遮羞布,这群人可能早就利用自己手中的特权开始作恶。

当你从一出生就拥有了常人无法企及的财富和权力时,就容易变得天真或邪恶,分不清世间的好坏,愚昧无知。

惹人生厌。

我父亲还是个十分强壮的男人,他有一个妻子和无数个情妇,自然也 拥有众多的儿女,而我就恰巧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我天生愚钝,不知道怎么去讨好人,说出来的话十句有九句是别人不爱听的。为此我的母亲总是对着我叹气,她好像已经放弃了利用我成为罗杰斯家族女主人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为她感到悲哀,一个美丽的女人一生应该享受的权利她都不曾拥有,美丽除了为她招致祸端,好像别无用处。

我八岁的时候拥有了第一次跟随父亲走上猎场的机会,他把我抱在身前,他骑着马,嘞着马绳,像一个常胜将军。他也确实经常赢得比赛,他的枪法很准,因为他曾经当过兵,他有一双鹰眼。

他瞄准猎物,眯着一只眼,神情专注,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惊扰到他。他是个暴君,他打人的时候像个恶魔,龇着牙咧着嘴,恶狠狠的跺脚,我怕他。

那是一头成年的雄鹿,它有着优雅美丽的角,姿态轻盈。它在林中觅食,低着头都像在俯瞰众生。危险正在向它逼近,而它一无所知。

多么可怜的生物啊!

美丽让它如此的显眼,也让它葬送性命。

父亲的手一抬,枪声响了,响彻整个山林,惊扰了无数的飞鸟逃命而去。

父亲大笑出声,他将我放下马遣我去查看猎物。

他骑在马背上看我,像一个面容模糊的统治者,他下达的命令让人恐惧,不敢违抗。我只能前去查看,我一路小跑来到猎物面前,听见身后父亲的笑声,他在谈论我,语气充满了嫌弃。

真是讽刺!

那只雄鹿到在一片白玫瑰花丛里,它刚刚就是被这些花所吸引,放松了警惕,现在送了性命。

它一直在流血,但它居然还没死。它虚弱的睁着眼,眼里倒影着我的身影,像湖水一样清澈的眼,里面的波光皱纹是一个美丽的生命最后的绚烂之处。它在喘着气,血一直流,染红了身下的白玫瑰,白玫瑰的刺刺入它的皮肤和它融为了一体。它就那样看着我,眼里没有哀求没有波动,像是在看它刚刚亲吻过的白玫瑰一样。

我的手脚发颤,大脑发麻,我呼吸不能,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怎么敢去想拯救它。

我转身跑了回去,我向父亲报告了情况。

当晚的宴会我没有参加,没有人可以苛责一个八岁的幼童,他在第一次见识到了死亡后有权利害怕一阵子。



我爱过沙拉,在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候我就爱上了她。那时她可真是迷人,她那双如同宝石一般的蓝眼睛里,总是充满了热情和爱意,我愿意沉溺其中。

那时我正在和我的父亲对抗,他已经老了,越发的昏庸愚蠢。他再也拿不动他的猎枪,他在我眼里就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但他还不敢承认自己已经老去,死死拽着手中的权利不肯放手。我和他的对抗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我们彼此都憎恨对方,希望对方早日死去。

我在为他的死亡计算着时间,做各种各样的演算。

而我不能太张扬,对于他将迎来的死亡我要把自己弄干净才行。

哪个家族会喜欢一个弑父的主人呢?

我和莎拉还有我们的儿子搬到了伦敦郊外的别墅,那里有美丽的清晨和新鲜的牛奶,甚至连阴雨都变得美丽可爱。

我们的儿子有着莎拉的蓝眼睛和我的金发,他在一个大雪天出生,因为是早产儿的原因他的身体十分虚弱,比我小时候还瘦小,我亲吻他的额头,为他取名为“史蒂夫.罗杰斯。”

那时我以为我已经见识过爱情的全部模样,我对我生命中其他的外来客都嗤之以鼻。上流社会都知道罗杰斯家族的继承人因为一个女人和他父亲闹翻了,他真是个痴情浪漫的人,女人们都向往他。

那是个午后,我应奥丁森太太的邀去她家的庄园里做客。我和莎拉吻别,我亲吻史蒂夫告诉他我会马上回来为他讲睡前故事,他才八岁他还需要我。

我到的晚了,人似乎都到齐了,他们聚集在花园里喝下午茶。植物繁盛的园里爬山虎和常春藤沿着墙和柱子爬行,一大簇一大簇的花束,风一吹就摇曳。富贵女子的谈笑声轻轻传来,它们的话题围绕着坐在一旁的青年。

青年背对着我,身形挺拔。他穿着军装,军帽放在桌上,头发全部整齐的往后梳,他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有几片花瓣被风吹到他的指尖,亲吻着。你可以感受到他的愉悦。奥丁森太太见到我来了,连忙招呼。青年也转身来看我。

我生命存在的至今的意义也许就是为了这一个转身!

像轮回等待了百年,我有闻到熟悉的香气,我不知道它是什么香气,但我知道它一直在我的血液里奔腾,它苏醒了,因为我遇到了,我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他看我的眼神像在看桌上那束白玫瑰,他有没有吻过它?像那只鹿一样。

我想变成那些刺入鹿身体里的刺。

那像鹿一样的眼睛,像鹿一样高贵的神情,他的角,他美丽的角,刺伤了我的心脏。

你是谁啊?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