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遗产(4)

冬大盾八岁!逼jian小妈梗!
有少量第三人x冬提及!!
普通人设定!半架空!矫情和ooc都有!接受不能千万别看!!
更新不定时,但能做到不坑!

(ps:感冒了写的比较少也没写好,见谅,请尽量捉虫!本章有少量锤基!)


“史蒂夫.罗杰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和你捆在一起,让我去查”洛基戳了戳托尔的胸口“把巴恩斯家族摘的干干净净,这么护着也不怕到时被反咬一口。”

“你想多了,洛基,史蒂夫不是那种人。”托尔把洛基的手指收在掌心,轻轻磨着他的虎口。

洛基的手有些冰冷,托尔的手却是常年温热,相得益彰。

洛基抽回自己恋恋不舍的手,想在托尔头顶来一下“这才几天啊你就“史蒂夫”了!你以为他父亲的死真跟他没关系?让我们查九头蛇?他一定是查到了什么不好再进行下去,只好换个人来经手,你就是那个冤大头!。”

托尔无奈“洛基你有时就是太多疑了,罗杰斯他总不至于谋杀自己的父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世上除了权利金钱,多的是让人发疯的东西。”洛基垂下眼眸看着楼下花园里的史蒂夫.罗杰斯,嗤笑出声,这世间的多情种又不止一个。

“就这些了?”洛基与史蒂夫并坐在一起,他翻着一叠资料。

“这是全部了。”

“谁查的?”

“娜塔莎.罗曼诺娃。”

“黑寡妇,巴恩斯家族最强大神秘的女刺客”洛基喝一口茶“听说她是由巴恩斯家族的继承人亲自调教的?”

“我不知道。”

“要合作就得讲点儿真心话。”

“我是真不知道。”史蒂夫微笑,隔着副镜片看不清他的眼神。

洛基无语,他想起上一次见到那个红发女特工还是六年前,当时她就站在巴恩斯老爷的身后,带着把手枪和罗杰斯上将闯进了总统府。

罗杰斯家族的继承人被刺杀,连带着罗杰斯上将的爱人一起失踪,在追查了两天两夜无果之后又遭到总统下令“禁止动用一切与国家相关的力量资源!”

追查瞬间遭遇了更大的瓶颈。

两个家族的掌权者便带着愤怒闯进了总统府,兴师问罪。

也是那时洛基才知道,那个在刺客排行榜上位列前茅的“黑寡妇”居然是巴恩斯家族的人。

那时的黑寡妇俨然一个复仇者,她盯着总统看的眼神简直是在看宿世仇人。

洛基把资料放下,现在看来总统先生与九头蛇似乎脱不了干系啊!

难怪会来找奥丁森家合作,奥丁森家与总统不和都快摆到明面上来了,要不是世家大族的实力摆在那里一时无法撼动,恐怕这庄园早就门可罗雀了。

既然两家的对手可能是同一个人,那就合作。让对方拼死拼活的查,自己坐享其成,因为他早就调查清楚了这是对方无法回避的致命点,一击必中。不愧是能从军火贩子洗白成帝国之盾的家族走出来的人,聪明的令人咬牙切齿。

“我为以前觉得跟你说话费劲而道歉。”洛基亲手为一旁的托尔到杯茶。

托尔感到莫名其妙:“我应该开心吗?”

“是的。”洛基答。

几天后奥丁森家举办了一场晚会,晚会上托尔.奥丁森和史蒂夫.罗杰斯相谈胜欢,他们还敲定了一个儿童基金的合作方案,报纸头条争相报道。

“这么快就把罗杰斯家暴露在敌人的视线里,真的好吗?”托尼.史塔克向史蒂夫敬酒。

“罗杰斯家族早在六年前就暴露了,不在这一时。”

“那我祝你们好运。”

“谢谢。”

“你的佳人等你太久了,不去看看吗?”托尼朝着舞池的一角努嘴。

史蒂夫抬眼望去,是佩吉.卡特。

“失陪。”

托尼理解的点头。

史蒂夫来到卡特身边,为她拿一杯酒:“什么时候来的?”

“因为家中有事才来的,也是刚到不久。”卡特低头抿一口酒,深色的发和如花的面容,她像一枝红蔷薇。

“伯父伯母身体还好吗?”

“都挺好的,就是我母亲经常想念你,想你去看看。”她把自己的思恋藏在羞涩中,借口母亲表达出来。

“最近比较忙,代我向伯母致歉,有空了一定上门拜访。”他却冷漠无比,疏离有礼。

卡特叹气:“你现在连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都不愿了吗?”她还在做最后的挽留。

“对不起佩吉,我不能害了你。”

“你怎么就害了我呢?”卡特苦笑,“史蒂夫我问你,当初你答应和我订婚是不是真心的。”她抬头直视他,那端着酒杯的手在微微做抖,她这一身颜色,日夜兼程到底为的是什么?

“是,当初和你订婚我是真心的,我在尝试着爱上别人,而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值得所有,所以你不能嫁给我,我给不了你爱情,那对你不公平!”

“爱上别人!原来我真的从始至终都是别人,你就那么爱那个人吗?”你看看我,我这么爱你,并不比你爱那个人少,你在他哪儿受得伤那么痛,你怎么忍心又悉数给予我呢?

“是”。

原来所有的爱恋柔情对他来说,都只是他爱的人不要了,才给的。

多讽刺。

其实她早就在为这一天做准备了,从六年前她看到那个眼神起,她就知道,一切都不可挽回了。只是她还在做着挣扎,留着侥幸,却原来不过是他眼中的笑话。

可她卡特即使是爱人,也是有尊严,是高贵的,她对他的爱还做不到抛弃一切的等待。

“好,史蒂夫.罗杰斯那我也告诉你,我虽然爱你,但还没有伟大到成为你口中的“别人”。”卡特把酒放好,转身就走,她的高跟鞋哒哒作响,在热闹的派对音乐里显得格外孤独响亮。

这世间的情啊爱啊总是最伤人,陷的深的人若是没有得到回应,日日煎熬,多痛苦啊!还不如早日抽身,等的久了,或许连尊严都失掉了,活脱脱变成了他人的笑话,得不偿失。

但你知道的,总有一些人,即使变成了他人眼中的笑话,爱恋之人眼中的“别人”也舍不得放手,这些人往好听了说叫多情种,难听的叫不知好歹。是好是歹都分不清了,能不叫人笑话吗?

全程看戏的洛基嗤笑。

评论(1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