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姝

偶像张叔,楼诚初心,坑在盾冬,喜欢做菜,偏好美人。

千夫所指(番外:我爱你)

史蒂夫望着远方走了神,他只听到巴基在他耳边说话,但具体说了什么是没有听清的。

他们站在阳台上看夕阳,很多年前他们就计划要来巴黎,看看塞纳河畔的夕阳,但因为种种不可抗力的原因一直没得以如愿,现在时间充足,两人又终于重逢,便收拾了行李轻装上阵,他们带了钱和车,规划了旅行路线,在一个露水湿重的清晨出发了。

他们为自己的车子取名“nomadic”,用蓝色的油漆在车身上写单词。

这是一次美妙的旅程,从和风徐徐到烈阳艳艳,走过春夏,在法国梧桐叶铺满大道时抵达,他们停下车缓慢的行走,金色的秋光里,一切都变的温柔。

巴基挽着他的手学老电影里的夫妻,他轻轻哼着老歌,曲调轻快,居然是“There is a tavern in the town”。

“你还在记恨我呢?”史蒂夫失笑。

“哪有?难道你没爱过那个黑发姑娘吗?”

“我只爱过黑发小伙子”史蒂夫把在巴基肩头打旋的梧桐叶摘下,他吻了吻它,似乎只要粘上巴基气味的东西都值得他恋爱。

“贫嘴!”巴基笑嘻嘻得看着他,他跑到他身后把自己的头放在他肩上催促着他向前走,又拱了拱他的颈窝,像足了一只撒娇的小狮子。

他们就这样走着,有时拌句嘴,一地的金黄流成了岁月绒绒的地毯。

史蒂夫从回忆里回神,巴基不知道说了什么,笑弯了腰趴在栏杆上。
他歪着头看他,眼睛亮亮的,史蒂夫也笑着看他。

夕阳的余晖照着漫天红霞,如火一样,它在史蒂夫金色的头发上印出痕迹,巴基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它:“好像变白了。”

史蒂夫俯下身来吻他:“那我们就到白头了。”

“我才不要让你看到我老的样子,一定很丑。”

“才不会,我们巴基即使老了也是最可爱最甜的。”

“咦~罗杰斯队长你知不知道你很肉麻唉~”

“巴恩斯中士你知不知道我爱你呀?”

他笑着说这话,七十多年来,第一次脱口而出的“我爱你。”

巴基突然把自己埋进臂弯里:“你以后不许再说我爱你了!”他闷闷的出声。

“为什么?!”史蒂夫不解。

“犯规!”巴恩斯中士冲罗杰斯队长吼!

评论(3)

热度(29)